2014年1月至今,共接受货币捐赠
免税政策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

脑瘫大学生涂径:喜欢“被需要”的感觉

作者:陆蓉 发布日期:2015-10-09

    四年前,以超过本一分数线12分的好成绩,脑瘫大学生涂径折翼起航,考入江苏大学会计专业就读。入学报到时,被称为“江大最牛考生”的涂径非常淡定,“大学是新的人生阶段,我要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我的大学生活。”

    四年转瞬即逝,即将大学毕业的涂径又获评“中国自强之星”,“命运给了我如此巨大的考验,我要用我的拼搏和努力,来修补我破碎的翅膀!”涂径说。

大学里他其实蛮拼的

   出生时因早产缺氧,涂径被诊断为小儿脑瘫,属二级肢残,至今仍不能独立行走,说话费劲、写字吃力。2011年9月,涂径刚考入大学时记者曾经采访过他,四年后的涂径样子一点也没有改变,面庞还是那么清瘦,但是脸上的笑容更多了,更加开朗了。

大学最后一个学期,学生进入了毕业实习阶段,在江大财经学院领导的积极关心下,学企业会计的涂径来到江大财务处产业科实习。从3月2日开始实习到现在,实习老师对这位“新徒弟”都很满意:“涂径很好学,工作歇下来就会拿出书来看”“原先只安排他学出纳,没想到他主动把记账也学了”。

    涂径说,这四年他过得非常充实,成绩平均分达到了85分,排在班里十名左右,获得过多次奖学金和助学金,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了。“涂径遇到的困难和付出的努力是别人没法想象的,只是他从来不说。”涂径的辅导员蒋军介绍,由于身体原因,涂径的书写速度很慢,但是从来没有提出要特别照顾,都是和同学一样在规定时间内交卷。来回教室不方便,学院特批不用上晚自习,但是,每节晚自修课涂径从来不缺席。上课时,涂径永远坐在教室的第二排座位上,认真听讲记笔记,与老师积极互动。专业老师对涂径的评价都很高,一些难解的专业问题,涂径总能轻松地回答出来。

     “只要我想学,就一定能学好。”涂径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很有信心。空闲时间里,擅长英语的他经常阅读外文报刊和杂志,分别以599和611的的高分一次性通过了英语四六级。作为会计专业学生,涂径意识到提高专业技能很重要,还一次性通过了计算机二级,顺利拿到了会计从业资格证。

他喜欢“被需要”的感觉

    身残而志坚,与命运积极抗争的故事口口相传,涂径成为了江大学生的励志榜样,先后被评为2013年江苏大学“十佳青年学生”、学院优秀学生党员。

    作为班级的学习生活委员,负责管理班费收支,关心同学的学习生活,涂径认认真真地做着点滴小事,把这些当作为同学们服务的机会。“在学习上遇到难题的时候,我们都喜欢找涂径帮忙,他很乐意和我们分享自己的经验。”班长李璨说,他最佩服涂径的就是,虽然身体上患有疾病,但是涂径从来不为此深感自卑,在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

    除了学习,涂径非常向往课堂外的生活。他说,“这些活动让我有了被需要的感觉,这种感觉很好”。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涂径报名参加社团组织,成为了财经学院团委青志协、科协编辑部的成员,参与学院报纸《学海》、《求索》的编辑工作,认真的工作态度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一致好评。

     大一那年暑期,涂径参加了江苏省暑期社会实践重点项目“江苏大学博爱青春实践团”的活动。虽然出行很不方便,他依然顶着高温来到镇江市迎江路中心社区,和同学一起开展了“我们的Show Time”——残障人士文艺展示活动,为社区残疾人士表演节目,并与他们对话交流,互相鼓励。

    值得高兴的是,大学里涂径有了更多的时间锻炼身体,现在已经能够独自拄着双拐行走了。此外,他还收获了珍贵的友情,同班的4名男生都成了他的亲密伙伴,“家里包饺子了,涂径总喜欢把这些朋友都叫上。”妈妈徐美红说。

他对人生有自己的想法

    涂径的父母是镇江新百商店员工,收入有限,为了照顾涂径,妈妈徐美红全职在家陪伴,全靠涂径父亲每个月1400多元的工资生活,“涂径很懂事,吃穿都不讲究,他知道心疼我们的。”徐美红说。

    所幸的是,四年来江苏大学为涂径提供了国家励志奖学金、国家助学金等近3万元奖助学金资助。被评为“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”,获得了5000元“自强奖学金”,涂径告诉记者,奶奶眼睛得了白内障,他要把这笔钱给奶奶治病用。

    遭遇史上“最难就业季”,想在家门口找份合适的工作并不容易,涂径在爸妈面前还是装着很淡定,只是每天晚上浏览网上的招聘信息看到零点才休息。妈妈徐美红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“孩子长大了,他渴望外面的世界,想到社会上去闯闯,想要多和同龄人交流接触”。

    今年1月,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,涂径先后到一家保险公司和餐饮公司尝试就业。保险公司承诺的条件很优厚,然而实地考察后,涂径发现工作地点位于二层,上下楼很不方便,只能惋惜地和这样的就业机会擦肩而过。到餐饮公司里做了一段时间文员工作,涂径也不好意思地拒绝了,“那个岗位已经有员工在做了,我在那也没啥事,不干什么活还拿别人的钱,这样不太好,”涂径说。

    虽然在现实中碰了壁,涂径还是向往着“被需要”,他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去挣钱养活自己。实习之余,涂径还在准备两个考试,一个是事业单位考试教材,他想报考镇江市残联,“我是个残疾人,所以特别想为残疾人做点事”;另一个就是注册会计师考试,他打算今年先报考两门。

    “等你工作拿了第一份工资,想要怎么花?”记者问涂径。涂径笑着说,他早想过了,人生的第一份工资要拿来给爷爷奶奶看病,还要尽可能满足妈妈的购物愿望,给爱美的妈妈买点衣服。